江西福彩网

四季教育-专业教育培训机构

四季教育 > 智慧数学 > 博弈及综合 > 参考文摘 > 正文

从“马丁·加德纳聚会”看中国数学游戏发展

    发布时间:2014-12-03 14:06:00    标签:中国 数学

本 人受邀加入了于2012年3月28日至4月1日在美国亚特兰大举行的第十届马丁·加德纳聚会。这项旨在向数学游戏泰斗马丁·加德纳致敬的聚会创建于 1993年,所在选在马丁·加德纳晚年幽居的亚特兰大市,目前每两年举行一次,称得上是全世界数学游戏喜好者的盛会。马丁·加德纳于2010年5月去世, 本次聚会也是他去世后的第一次聚会。
       这项为期五天的聚会精彩纷呈,日程支配非常紧凑,内容包含申报会、魔术表演、宴会、集体野餐等等,本人在这五天中极少有休息的时间,经常是早上七点钟起 床,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能力回到房间休息。关于加入此次聚会的详细过程本人将另写文章讲述,这里只谈谈本人在此次聚会期间形成的一些对中国数学游戏发展 的看法。
       几天中的耳濡目染,让我真切感受到了数学游戏在欧美日等国家地区历史之悠久、发展水平之高。应当认可,在数学游戏领域,除了魔方、数独等具有竞技性的玩具 或游戏之外,中国大陆至今尚未与国际接轨。不仅水平十分有限,而且非常缺乏与国外数学游戏喜好者的接触与交流。虽然早在80年,随着国门的打开,国内也出 现了一些致力于研究和推广数学游戏的喜好者,但直到今天,数学游戏在国内的发展仍然举步维艰。究其原因,本人觉得有以下几点:
       首先,功利性的奥数教育,令数学游戏本应有的趣味性荡然无存。中国的奥数教育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最初的高中数学竞赛是在华罗庚等数学家的倡议下开办的。 虽然华罗庚本人在其时便已提出这项竞赛应该仅仅面向对数学有兴趣和特长的中学生,并担心其干扰正常的中学数学教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奥数教育由高中向下 渗透到初中,至1986年“华罗庚金杯”小学生数学竞赛创建,奥数教育已经蔓延至小学。奥数教育的功利性也在逐年显现。
       本人于90年代初上小学,其时至少在本人所在的河北省,奥数教育还仅仅针对某些对数学有特长的小学生,但到了世纪之交,奥数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成了全体小学 生为了升学而不得不花费大量时间学习的课程。此时的奥数教育已经完全沦为学生升学的敲门砖和学校追求升学率的工具。在升学的指挥棒下,奥数教育全然不顾学 生是否对数学有兴趣,是否在数学上有所长,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地进行灌输。在实际教学中,由于以考试竞赛的造诣为最终目的,让学生通过赓续地重复练习某些 偏题、怪题来获取高的分数,使得奥数教育本应有的启发数学思维、培养数学兴趣的意义也丧失殆尽。难怪近几年社会上“打倒奥数”的呼声愈演愈烈。
       其实,奥数教育中的很多内容直接来源于数学游戏,与我同龄的很多人对马丁·加德纳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只要在小学时接受过一些奥数教育,对昔时做过的某些 源自马丁·加德纳在《科学美国人》数学游戏专栏的题目往往都有一些印象。然则,历久功利性的奥数教育,使得除了少数对数学有兴趣,有特长的学生之外,大多 数学生在多年的无差别奥数训练之后,对数学游戏甚至数学自己的兴趣早已消磨殆尽。
       其次,国内历久以来对数学游戏的定位存在偏差。毋庸置疑,数学知识的普及,青少年数学兴趣的培养是数学游戏推广的重要一部分。但国内却一直有一种把它看成 数学游戏唯一的或者主要目的的倾向。据本人在此次马丁·加德纳聚会上的观察,国外的数学游戏喜好者来源十分广泛,主要包含数学专业教师和学生,数学玩具 设计师、魔术师、玩具收藏家以及纯粹的喜好者等等,很多人身兼多重身份。聚会加入者绝大部分是成年人,二十岁以下的加入者极少,给本人留下较深印象的两个 十二三岁的年轻人也都很像“小大人”,登台演讲或表演节目时完全不怯场,给人的感觉与成年人并无区别。平时人人交流时,即使是那些鹤发苍苍的老者也都与他 们平等交流,没见有谁把他们当做“小朋友”,采取某种大人教育小孩的居高临下姿态。
       反观我们这边,即使在很多数学游戏的介入者和推广者眼里,数学游戏也往往不自觉地被仅仅定位为进行数学教育的工具,“寓教于乐”历久以来被很多数学游戏推 广者作为宣传口号。在这里,“教”是目的,“乐”是手段,而“寓教于乐”这一概念自己则隐含了成年人对未成年人“我教你听”的思维定势。应当认可,这种思 维广泛存在于八十年代以来的传统科普活动中,不仅仅是数学一个学科的问题。进入二十一世纪后,这种传统科普的思维模式已经逐渐被新的科学流传的概念所取 代。与传统科普相比,科学流传中的“流传”二字所强调的正是流传者与被流传者之间的双向互动作用,如果说传统数学游戏的推广方式是一种单向的“教”,那么在社会的赓续发展中需要更新为双向的“玩”。
      还有两个问题不克不及不提到。一是除了缺乏国际交流之外,国内数学游戏喜好者之间的交流也十分缺乏。这使得单个数学游戏喜好者往往只能凭空捏造,低水平重复 研究其他人已经研究过的器械,把早已被人解决或是运用计算机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当做“难题”来研究。另一点则是,由于数学游戏中的某些种类源自或据说源自 中国,国内的数学游戏喜好者往往或多或少地将推广数学游戏与弘扬传统文化之类的载道思维联系起来,这往往会冲淡对数学游戏自己价值的追求。例如本人的一位 喜好智力玩具收藏的朋友就提到,国内大量巧环喜好者并不热衷于研究巧环自己的数学问题,却对设计汉字外形的巧环津津乐道,而这种巧环在数学难度上毫无新 意,这实在是舍本逐末的举动。
       综合以上几点问题,本人对中国数学游戏发展的看法如下:
首先,当今社会,随着计算机、互联网等技术的普及,早年以年龄为基础的知识鸿沟已经不复存在,许多青年人在知识水平上并不低于甚至跨越年长者。同时,新的 时代为人们提供了许许多多的娱乐方式,数学游戏相比于其他娱乐方式也并无特别优势。要推广数学游戏,就一定要转变早年“寓教于乐”的观念,认可“乐”不只 是手段,也是目的。应该把数学游戏推广的受众定位为对数学有兴趣、有所长的成年人,尤其是大学生群体。而对未成年人数学兴趣的培养和数学知识的流传,是成 年数学游戏喜好者团体发展壮大而发生的辐射作用,两者前者是因,后者是果,抛弃前者追求后者只能是舍本逐末。
其次,从方法上看,为数学游戏喜好者建立周期性,经常性的活动,提供相互交流的机会,是推动数学游戏喜好者群体发展壮大的主要手段。在这里,我想以我亲身介入的国内魔方运动的发展过程作为实例加以说明。
       国内魔方运动从2004年魔方吧网站建立开始,至今已经8年。魔方吧网站草创时,国内的魔方喜好者群体状况与今天除魔方及数独之外的数学游戏喜好者状况十 分相似:喜好者数量少,相互之间缺乏交流,与国际水平差距极大。魔方吧网站建立的首要作用是为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魔方喜好者提供了交流的平台。由于最初介入 魔方运动的喜好者主要集中在广东省,因此,现实中魔方喜好者的聚会交流活动也从广东开始,随着各地魔方运动介入人数的赓续增加而扩展到全国。到07、08 年左右,许多城市都有了喜好者之间经常性的聚会。聚会最为频繁的北京,从2008年开始选择了位于积水潭的一家肯德基作为聚会所在(因该肯德基位置较偏僻 且店面较大,极少涌现客满情况,魔方聚会对其日常营业影响较小),聚会时间定在每周五晚,每次聚会人数平均在一二十人,最多时达到过50多人。
      从2007年底开始,世界魔方协会认可的竞赛在国内涌现,这大大增进了国内魔方运动的发展。一方面,竞赛刺激了许多喜好者努力提高水平以获得较好的竞赛 造诣。另一方面,每次竞赛往往能汇集来自分歧地区的喜好者介入,自己就可以看做是一次跨地区聚会,这大大增进了分歧地区魔方喜好者之间的交流。虽然也在一 定水平上受到奥数化、商业化的影响,但随着各地区的聚会和竞赛日趋经常性、周期性,近几年国内魔方运动的水平和影响一直在稳步发展。本人曾在2007年以 “民科(‘民间科学喜好者的简称’)”为蓝本戏拟出了一个词“民魔”,意指不与其他人交流,凭空捏造的魔方喜好者。最近几年随着魔方运动的推广,这种喜好 者已经不多见。不仅如此,诸如“增进国内魔方运动发展”这样较为空洞的口号近两年与已经很难听到,这恰恰证明了国内魔方运动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
       本人认为,在国内推动数学游戏发展较好的方式,就是开展类似于马丁·加德纳聚会的喜好者交流活动。2010年马丁·加德纳纪念日在北京玩具协会举行的活动 中,本人曾和余俊雄先生探讨过此类活动的可行性。2011年马丁·加德纳纪念日适逢每周五的北京魔方喜好者聚会日,因此这次纪念日的活动便与魔方聚会结合 到了一起。当然,这两次活动与马丁·加德纳聚会那样的大型活动并不在一个数量级上。
在国内举办大型数学游戏交流活动,草创时一定会遇到介入者人数较少,水平不高,分歧领域的喜好者相互交流较困难等问题,但根据魔方运动的开展经验,只要这种经常性的活动能够连续下去,喜好者的热情就可能在相互交流中赓续地被激发出来,与国际水平的差距也可以逐渐缩短。
       另一方面是为国内数学游戏喜好者建立网上交流平台。由于魔方吧网站已经有专门的数学游戏讨论版,今后只要利用好这一讨论版即可,这样还可以吸引广大魔方爱 好者介入到其他数学游戏之中。事实上,一些偏爱智力玩具收藏,以及拥有较高数学功底的魔方喜好者已经将兴趣范围扩展到各种数学游戏和玩具之中,这也为未来 数学游戏在国内的发展发明了条件。
Copyright ? 2007-2019 eb9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季教育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2163号
我的发票
- 申请开票
- 开票状态
关注“四季教育”微信 收藏 顶部